当前位置:大红鹰娱乐8055 > 自然科学 >

姚期智:“中国特色”让中国大学有机会迎头赶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Chi::“中国特色”让中国高校有机会赶上 - 新闻 - 科学网

  十三年前,一个人,一张票,五十八岁的姚智,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回到清华大学担任全职教授。日夜4000多,尧班(清华计算机科学实验班),人才,攻防前沿,迄今为止唯一一个图灵奖亚洲冠军千方百计围绕一个中心打造世界一流计算机科学,培养世界一流电脑人才。瑶池说,这是十三年翻山。在山上,他有两个一流的建筑有什么理解?关于培养顶尖创意人才有什么想法?记者于2016年12月29日走进姚志芝办公室,与这位电脑大师进行了专属对话。这些温暖,发人深省的话,希望能激发读者。

  中国特色让中国大学有机会赶上

  记者:刚回国的时候,你经常想到大学能培养出有创造力,有想象力,能做出新贡献的学生。我们正在创建一个中国特色的世界一流大学。如何实现这个目标?

  Chi::无论在美国,欧洲还是亚洲,世界一流大学都具有普遍的意义:相当一部分学科,院系都是世界一流的,大部分教师也是世界一流的。如果世界一流的人聚到一起,自然会发生一些不会让一流的成绩,找到一流的学生,设计一流的课程的办法。一流的大学可以大大小小,只要做最好的事情就是像普林斯顿大学一样,没有商学院,法学院,但是没有人质疑它是一流的。在中国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必须有一些分歧。国外方法不能以相同的方式使用。想想中国的特殊优势,好好利用它,我认为中国特色有三大优势:

  首先,中国有一个非常好的人才库。这不仅使我们能够轻松搞好人才培养,而且使中国在很多研究工作上更快地推进。国内还有不少海外人才经常可以为科研开发提供帮助。在这方面,我们已经从千人计划中吸引了很多人才。

  其次,中国在科研经费方面有很好的优势。近年来,中国经济增长速度非常快,科研投入也在逐渐增加,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科研要赶上超级,所以需要专项经费。

  第三,中国有很强的执行力。这种将管理重点放在重大问题上的能力可以使我们在我们想要做的事情上特别有效。我十几年前就开始在清华做姚明班了。中学入学和独立课程等很多特殊的东西。如果国外尤其是一些比较成熟的学校规则,即使这件事情特别好,也会有很大的障碍。

  因此,我认为除了一些发达国家有比较成熟的制度外,世界上还没有一个比较大的国家可以在短时间内建立一个完整的高水平的科研教学体系来创造一个世界一流的研究型大学。但是,中国是一个例外,因为这些特点,我们可以有机会在短时间内赶上。

  建造两个头等舱,有耐心

  记者:您刚才谈到了许多中国特色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优势。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一定还有一些尚未sha and,尚未突破的困难。

  姚炽:这应该分为两个方面。

  首先,从基础教育和教学,我认为它已经完成了解放。至少从清华大学和清华大学等许多重点大学来看,许多规章制度已经有所改善。从教育的角度来看,更重要的是如何激励教师扩大教学。与其让每一位老师都这么做,大学里的十二十个人都可以把精力投入到大学教育中去,并且可以共同完成大学教育。这涉及到一个指导方针,使用什么样的奖励方法来建立一个团队来研究当今世界上最好的教学和学习方式,而不是花时间做诸如外部咨询等事情。这是我认为是非常重要的踢。

  其次,从科学的角度来看。科学研究必须要有一个很好的人才,一流的人才来领导,培养年轻人,一段时间才能形成一个良性循环。近年来,国家在这个伟大的工程中已经培养出了许多人才。但是,这并不是紧急的,需要长时间的积累,还有一些补充的措施,让他们专心研究。回国以来的十多年来,我认为虽然这个地区效率还没有达到很高的水平,但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例如在清华大学,如果一个年轻教师的研究水平达到国际水平,他的基础研究经费是没有问题的,对于国内最需要的研究方向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一点,现在国家已经在一些先进的,有竞争力的紧急领域推进重大项目,中国已经走到了这方面领先的专家阶段。

  当然,还有一些不甚理想的条件,但这与发展阶段有关。如果你在美国推动更具前瞻性的科研活动,比中国容易做到。首先,我们相距不远。其次,如果一个非常有名望的人来参加会议,每个人都愿意,甚至自费付费,共同推动一个领域的活力。然而,在中国很困难,因为许多顶尖人才不在中国。如果中国在先进领域比其他任何国家都做得更好,那么即使他们自己花钱,每个人都愿意加入。因此,这是一个阶段性的问题,需要耐心。

  好的本科教育让学生找到自己喜欢的东西,有什么好处

  记者:你多次提到这个人才。无论是清华大学,北大还是中国的其他高水平大学,都在努力培养一流的创新人才。回到中国后,想尽快建立一个好的研究队伍,最后选择本科教育。几年前我们采访了杨振宁先生,他认为中国的本科教育不比国外差,甚至更好,你怎么看?

  姚智:国内本科的智力确实是世界一流,特别是国内一流的大学,学生比美国一般的一流大学生都优秀。特别是在一些历史悠久的学科,如数学,物理,大学教材等多年积累下来,世界水平没有什么大的差别,在教学上做得比较好。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同意杨先生的观点,但是在计算机科学或者其他前沿学科,你会看到美国的大学每隔几年就会认真而激烈地调整自己的本科教育,从边界看课程和教科书设计删除,增加什么,这样才能使本科生对发展前沿有一个基本的了解,如果学科跟不上时代的步伐,很容易就可以教授学生毕业时所教的一些东西。

  这点我在国外大学里有很多感触。我经常看到国内的学生,即使是国内一流的大学生毕业,也有一个令人震惊的情况,那就是很多学习没有学到。同样严重的是,他们的思想水平和方式还不够深入。但是,一些外国研究生课程或考试,不是死记硬背。所以当时我觉得国内的计算机科学教育至少有两个缺点:一个是很多没有教授教学,另一个是教学,考试更注重学生的勤奋,真正的好的本科教育是使学校的学生思维转化为大学的研究思维,我们必须挑战自己的智慧,我一直认为,教育中最重要的是让学生找到自己最擅长的事情,以及自己喜欢做什么。无论就业还是继续教育,都是朝着这个方向发展的,所以一门课不是100分,大家都是好事。

  如果你不能让学生找到这些,迎接挑战,就会产生一种劣于他人,抱有希望,调整目标获得博士学位,找到一家大公司的坏结果。我看到很多印度教授在其他国家的一流计算机系统,但在中国很少有教授。我的感觉是可能是我们的学生起点低,因此抱负不够。后来当我回到中国想组建研究队伍的时候,发现一年或一年半的时间里,我没有足够的研究生开始补习班。因此,我们必须培养世界上最好的本科生,以便有足够好的一流的研究生资源。而且,面对如此优秀的学生来源,如果四年后不能保证自己是世界上最好的,我们的教育就会失败。

  记者:尧班是国内创新人才培养的一面旗帜,可以复制吗?在创新人才培养中,哪些因素至关重要?

  Chi::做好本科教育并不难。现阶段,关键是要为学生打好基础,只要学习好核心,基础学习彻底,少开放课多一点淡泊。教师队伍非常重要。只要有10位教授愿意做好本科教育,本科教育就可以做好,有10门核心课程,可以在很多中国的大学里完成。

  当然,这是不同的细节。在瑶班,课程的难度,教学速度比普通本科高,速度快,大二,大三的学生基本上都能达到硕士水平。比如我教一个新生数学课,在斯坦福大学这个学校他们要去四年级去学习。对于有创新意识的学生来说,如果他们不知如何去做,他们会觉得很无趣,所以应该尽快让他们接受本科的研究。

  然后有考试和作业,让最好的学生感到挑战和愉快。五班,我希望你们有三门课好好学习,两门不好,五门不平均。因为你在外面工作,人们会问你最喜欢什么,哪些是特别好,然后分配到工作,这是符合经济学原理的。

  对于瑶族学生来说,还有一个重要的英语教学,有足够的国际交流机会,在整个过程中自然而然地成为国际化的人才。毕竟,他们将来会和其他国际学术界的人竞争,用国际语言来对待他人。

  记者:回国后,你一直承担着沉重的教学任务。但在国内的大学里,很多教授只是不上台,讲课是由助教或年轻人做的。值得高度重视的本科教学已成为良知,科学研究是最重要的一环。

  瑶池:一个大教授讲授的课程,比较好。他具有广阔的视野,使学生能够及时掌握学科的方向和方向,高级教授应该教授。在美国这个要求比较严格,每个教师的教师人数都差不多。但是,有些情况下,如果有时候在别的地方度过时间,对整个学科的发展会更有帮助,特别是在一个大项目刚刚起步的时候。我第一次回家的时候,花了很多时间教书,因为那时候我没有足够的老师,第一次上课,所以我开始自学了。现在已经形成一定的规模,这个地区的压力也不大。我更多地考虑如何打开学生的眼睛。

  至于本科教育还不够重视,我认为这是一个历史原因。在改革开放的初期,中国已经离开了科学技术的前沿太久,所以当时要迅速提高科学研究的水平。只有当研究人员达到一定标准时,才有可能教授课程。如果我们不知道科学技术在哪里,我们只能教很古老的东西。所以我从战术的角度来看,这是逻辑之一。但现在重心应该调整,我认为在国家和学校做好本科教育应该没有问题。

  \\ u0026特别说明:本文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或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自本网站,则本网站必须保留注明“来源”,并拥有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联系。

关键词: 自然科学